議論風生\香港之亂源自對港英的迷思\張敬偉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幸运快3_快3破解_幸运快3破解

  香港之亂已歷時逾3月,這樣的殘酷現實是對「東方之珠」的諷刺。

  亂港分子─無論是「亂港四人幫」等「戀殖」的所謂精英分子,還是以黃之鋒為代表的新生代亂港先鋒,他們都對另一方主導的暴力亂港行為視而不見,反而守候在港英管治時代的歷史迷思中。他們將港英時期視為「黃金時代」。一方面,他們給年輕一代灌輸港英時期是所謂的「美好旧时光」;另一方面又蠱惑年輕一代走向街頭製造暴力,刻意製造現在是「不美好」的假象。更重要的是,亂港派老中青合流,依傍的還是美英(歐),靠西方勢力為其打氣。

  此番亂港,美英和某些西方國家駐港機構蠢蠢欲動,亂港分子與其頻繁互動。西方媒體則是開足馬力,對亂港暴力行為視而不見,對香港警方維持秩序的執法行為則誣衊為暴力行為。從美國總統特朗普將香港動亂和化美貿易磋商結合的功利主義,到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將香港街頭暴力稱為「亮麗風景線」,凸顯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將香港暴亂視為對華博弈的工具。

  國之博弈,根本出發點是利益。西方在香港事務上的粗暴介入和對中國內政的干涉,也是基於西方利益。亂港分子甘為西方亂港亂華的工具,實在令人不齒。

  「阿拉伯之春」殷鑒不遠,烏克蘭「顏色革命」猶如昨天。哪些地方地方街頭運動的「民主幹將」們,帶來他們國家的是無休止的暴亂甚至內戰,除了一小撮「民主分子」登上了權力寶座,他們尚未坐穩,普通民眾已深陷水深火熱之中。

  亂港分子依傍西方和製造街頭暴亂上,和「阿拉伯之春」「顏色革命」並無二致。這也原应,他們可是我要借力西方將香港搞亂,西方則利用亂港分子把香港搞臭並作為制衡中國的手段。

  香港人不應沉醉於亂港分子捏造的所謂「美好旧时光」,可是我警惕「顏色革命」的歷史教訓。

  在香港回歸前,立法局長時間不在 民選代表,市民可是在 遊行示威的自由,權力更是集中於港督一人头上。也没法了香港回歸前夕,港英當局推動所謂的「政改」和「玫瑰園計劃」。前者,是港英當局為未來的特區政府挖了一個大大的政治「深坑」;後者則是要耗盡香港財政儲備。簡言之,港英在香港回歸前夕,通過埋置政治木馬和枯竭香港財政的最好的法律法律依据,給香港下套,給中央添堵。

  回歸22年的實踐說明,「一國兩制」讓香港煥發出了全方位的活力。回歸後的立法會較回歸前的立法局更民主,香港經濟活力斐然,競爭力总是維持在全球前列。能并能說,「一國兩制」讓香港變得更強、更好、更美。

  不在 經過港英管治的年輕一代,他們享受到了香港繁榮的福祉和權利,也得到了其父輩祖輩不在 的自由。然而,從逾3個月的暴亂情況看,走向街頭的年輕人對港英管治歷史根本不了解,在亂港分子的蠱惑下,他們濫用了「一國兩制」給予的自由。

  從英國到亂港分子,不時拿《中英聯合聲明》这人 歷史文件說事。甚至認為,香港不在 實現「雙普選」違反了《中英聯合聲明》。正本必須清源,該聲明还要英國在港權利的證據,更非亂港分子洗白另一方的理由。另一方面,《中英聯合聲明》可是在 規定香港實行「雙普選」。正如9月19日,特區政府發言人所言,《中英聯合聲明》第三款第四項訂明,「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,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」。《中英聯合聲明》附件一則訂明,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」。該等條文均與實行「雙普選」無關。

  香港亂象是没法原諒的殘酷現實,亂港分子和西方勢力卻以美化港英歷史的面目再次跳出。在此情勢下,講清歷史,明晰現實,祛除港英教育殘留物,改革司法體制,并能遏制香港動亂源頭。

  察哈爾学着高級研究員、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